www.qqarwa.tw
融匯世界的客家,展示客家的世界!

客家人生育習俗

求育

客家民間結婚時,用紅紙寫上“螽斯衍慶”四個大字貼在花轎頂上,預祝男女媾和之后,繁衍茂盛。女孩出嫁,要帶上茶葉、花生、黃豆、芝麻、紅蛋等,亦是預祝繁衍的信物。客家有些地區娘家還陪送一對“公婆雞”、“報生雞”,婚后送燈,打甑蓋等等,都是一些求生、催生的預祝。這些都表示男女雙方在結合之際,各自父母就寄予“傳宗”、“發家”的美好心愿和強烈企望。

完婚之后,一旦新家庭遲遲不能添丁,當父母的便著急萬分,而婦人似有愧父母、丈夫和祖先,在人前低人一等,抬不起頭來,于是拜神祈育。古人不明生育道理,生子被認為是神靈賜予,所以婚后數年不育,便要祈神庇佑。客家人崇拜的子嗣神有:送子觀音、九子圣母、送子娘娘、吉祥菩薩、花公花婆、葡萄老爺、佛母娘等。各地又有不同的敬仰,如廣東主要崇拜送子觀音、九子圣母等,閩西、贛南客家人主要信奉送子觀音和吉祥菩薩。

許多地方寺廟都設有一尊“吉祥哥”或稱“吉祥菩薩”,民間把他尊為生殖之神,大多用木頭雕刻,高一尺許的小男童,有的裸體,有的穿花衣,下著開襠褲,陽具露在外。女人祈子必請他庇佑。祈子時,母女或婆媳往往是先朝拜大菩薩,如觀音、彌勒,然后走到“吉祥哥”前,虔誠地加以頂禮膜拜,拜畢,女兒站在旁邊,面頰飛紅,母親(婆婆)代為祈禱(或自己),念道:“吉祥哥,吉祥哥,聰明伶俐福定多;請您勿在廳中坐,保佑捱女(捱新婦)生個靚阿哥。”邊念邊撫摸“吉祥哥”的“雀雀”(陰莖),搓下一些粉末,用紅紙包好帶回家里沖水給女兒(新婦)飲用,從此期望得到生育,有的大膽婦人,求子心切,母親已過世由婆婆陪同,也顧不得害羞,照樣祈求。“吉祥哥”的“雀雀”被刨之殆盡后,寺廟住持便請人用粘土補上。“吉祥哥”胸前有的掛著一個紅兜兜,為的是讓人獻“香火錢”,這是寺廟的一筆收入,對祈育者也是十分情愿之事。就是求所不得,也絕不后悔,只怪祖先風水不好,命運注定。這位“吉祥哥”不知哪路神靈。佛教二十天神中有一位“吉祥天女”,原為古印度婆羅門教命運、財富女神,后來佛教吸收為護法神,是位身著后妃衣裳,極為端莊、深受民間愛戴的女神。女性是生育的象征,這位“吉祥哥”是否是“吉祥天女”演化,或是她的兄弟,或是她派生為人間的“香火”操勞之神?

有的地方把自然物當作送子神靈而頂禮膜拜。福建上航縣紫金山上有一座麒麟殿,殿前有一塊長條形的石頭,豎立在天井邊,當地客家人視之為送子神靈,稱“摸子石”,常有一些求育心切的少婦前往祈育。其祈育方式很特別:少婦們趁暮色降臨之時,悄悄走到“摸子石”前,解開衣襟,肚皮在“摸子石”上輕輕摩擦幾下,爾后扣好衣服,心里懷著受孕奢望悄然離去。贛南興國縣等地客家人很信奉覡公,婦女不孕,請覡公跳覡“包花”,祈求生育;懷孕期怕小產,請覡公“藏海水”保平安。

保胎

客家婦女有孕稱為“有喜”、“有好事”、“有生養”、“有生妊”、“有哩子”等。“有喜”,就要保“喜”,即是保胎。民間的保胎措施,主觀愿望是積極的,是為了保孕婦、保胎兒能夠平安發育,平安出世,但具體的習俗,不少是由于迷信鬼神所至。

客家人認為一個人生下后具備有“精”、“氣”、“神”三樣于自身,“神”就是人的元神,也就是人的靈魂。當婦女懷孕時,元神就存在于胎中,這時也就有了所謂胎神的存在。胎神每天所占的地方不同,普遍都明載在日歷上。因此,孕婦房中忌器物隨便移動,忌打釘,禁止動針引線裁制衣服,否則觸犯胎神,必致將來嬰兒變成畸形、殘廢或流產。

安胎的方法是:1、向藥堂購買“十三味”、“安胎散”,服用以保胎兒;2、請“先生媽”寫安胎符,把符燒了與鹽混合,循著觸犯胎神的東西搬出的路線,沿途撒在地上;3、買來安胎符放在身上、床上或棉被下;4、把安胎符燒了灑在蚊帳上。

閩西一些客家地區,婦女懷孕十個月要“催生”,初三、十三、二十三,常有親友、鄰居送蛋和粉干給孕婦吃,叫“催生”,孕婦家要設宴招待送禮者。

孕婦禁忌很多,不許看入殮、不許接觸棺柩、不許在親友結婚時進入新房、不許在娘家住宿過夜等等。民間認為人死要投生,孕婦碰上入殮,或“當煞”,胎兒可能發生不幸;或死者為投生而投胎。孕婦接觸棺柩,棺柩埋葬后,會長出白螞蟻。孕婦進新房,會“喜沖喜”,一方或雙方不吉利。長汀縣等地的孕婦還不能隨便去抱或撫摸別人的孩子,認為會“爭花”,使小孩夜臥不寧。

客家婦女很勤勞,由于有勞動習慣,所以懷胎其間也不太節制勞動。農村孕婦,往往臨產前還挑水、砍柴。可能也是由于他們體力勞動多,鍛煉出一副好體格,自身保胎能力強,盡管干重活也不致流產。飲食方面也不是很講究,過去的客家地區都是比較窮的山區,婦女從事體力勞動,養成不嬌弱的體魄和性格,所以孕期飲食并無十分特別,只是食一二個豬肚、豬心養養胎就是了。

分娩

客家人稱“輕”、“落月”、“養子”、“養人”、“養崽”。過去婦人分娩都在家里,多數在床上,也有坐在便桶上,由民間“產婆”、“接生婆”接生,生了幾個孩子的婦女會幫助鄰居接生,有的還能自我接生。由于缺乏衛生知識,所使用的器具又未很好的消毒,因此嬰兒和產婦經常出問題,產婦、嬰兒死亡率很高。

產婦死去叫“陰生死”。民間認為產婦“陰生死”后,會變成“陰生鬼”。“陰生鬼”想要投胎再生,必須在婆家找人作替身,所以有“陰生鬼尋親人”之說。婆家為防止后人被害,常在產婦衣袋里放入一把芥菜子,讓她老數不清而無法投胎。而娘家又不愿女兒永遠做鬼,所以在死去的女兒入殮時,要派人監視,怕親家做“小動作”。

嬰兒出世之后,胎盤要用紙包好,埋藏好,不能隨便棄置,否則“血污沖染洸”,必然招來不幸。這是由于自古相傳“生產不潔”觀念影響。埋藏地方,是在自己屋內或屋邊,一般喜歡埋在放便桶或放水缸的地方,因便桶或水缸壓住,不易被老鼠、貓、狗挖掘。所以客家人出生的地方叫“胞衣跡”。

寧化縣等地的客家產婦,產后當天就要洗澡,沒有婆婆或者婆婆不會服侍的,產婦自己起來燒水洗澡,洗澡水一定要燒開。嬰兒問世之后,如果是頭胎,丈夫要上岳母家“報喜”。“報喜”的時間各地不同,廣東一些客家地區是十二朝向岳家和媒人報喜,俗稱“送酒”;長汀縣等地是十天左右,備辦肉丸、紅蛋、糖姜雞、酒菜,送到外祖母家,叫“抱婆嫅”;寧化縣等地在當天或三日內“報喜”,備姜酒和雞送到岳母家,岳母接過禮物,篩酒給家人和前來祝賀看望的鄰里喝。女婿吃過“點心”便可回家。岳母回送雞一只、紅蛋一對、豬肉、紅帶子、嬰兒的帽子、衣服、圍襟、肚兜、尿布等,(也有待三朝才送衣服),姜酒退回一些,岳母家會送的東西稱“送庚”;贛南南康等地客家婦女懷孕時,生母要送雞蛋,俗稱“睄胎”。分娩后,外婆家要送小孩的衣、帽、鞋、襪、棉衣、棉褲、棉裙、尿裙和火籠,以及產婦吃的雞、蛋和魚肉菜干做的“菜碗”。

分娩之后,親朋、鄰居紛紛前往祝賀,送雞者,送雞蛋者,送紅包或衣物者,產家便要準備姜酒和紅蛋,給前來送禮的每個人敬一杯姜酒,送一對紅蛋。有的地區生女的只送一只紅蛋。對不知道分娩的親朋,要上門送紅蛋,以示報喜,凡接到紅蛋的都要回禮。產家待滿月時才宴請酬謝送禮者。

做月

亦稱“做滿月”、“做月子”、“做月日”。生下的嬰兒叫“赤孩子”。產婦做月,行動上不能吹風、不接觸冷水、洗澡要用開水、不洗頭、不能干重活。但貧苦人家,產后數天便要操家務活,十天半月便要下田勞動。飲食方面,不能喝生水,碗筷都要用開水洗過,飲食習慣大體可以分兩類:多數地區是吃熱性、滋補食物,如雄雞炒姜酒、炒米、焗雞蛋、酒加紅糖,桂圓干等。而有些地區,如寧化等地,卻要吃良性食物,雞需是小母雞、肉、蛋、豆腐等都要清燉,不能炒,怕“火氣”,如此“做月”結果,母、嬰體質都比較虛弱。

嬰兒出世滿月時,要“做滿月”、“開齋”,宴請親戚朋友。有的客家人不在滿月開齋,而是在兩個月或三個月時才開齋。有些客家地區,嬰兒滿四個月,要做“四個月”,外祖父母必須攜帶禮物來看外孫。有的地區不叫“四個月”,而叫“一百二十天”,主要忌諱“四”字,因客語“四”同“死”諧音。

過周

客家人亦稱“做對歲”,即是孩子的周年生日。屆時要祭祖祀神,設宴招待親友,做“對歲紅粄”,分送鄰居、親友;外祖父母照樣饋贈禮物,其他親朋也需送禮。宴前,舉行“試兒”、“抓周”儀式。香案上擺上醴品,燒香點燭,在香案前,擺上一張桌,桌上放上弓箭、紙幣、食品、珍寶、玩具、化妝品、算盤等物,若是女孩,還要加上剪刀、尺子、針線。準備好后,孩子洗好澡,穿戴新帽、新衣服、新鞋襪,由父母抱小孩到桌邊,讓小孩選擇一件東西,俗稱:“孩子抓了什么,便預示其將來干什么。”如抓了紙筆,便說其將來會讀書、當官;抓了算盤,會做生意。此俗不僅客家地區有,全國大部份地區也有。

保育

在生產力十分低下的年代里,醫療保健條件極差,嬰兒、孩兒死亡率很高。一家人好不容易得“貴子”,所以極盡所能保護新生命“長命百歲”,通過種種辦法為之求生而不致夭折。辦法之中,有合理的、科學的習俗,如飲食方面、醫療方面,在沒有西醫或西醫很缺乏的情況下,利用當地自然生態,采用青草藥以及土法針灸術、按摩術、推拿術等。然而更多的辦法是求助于冥冥之中的力量,如用佩戴衣著驅兇辟邪,信奉神靈、巫術,甚至用命名、稱謂以自賤求生。

命名

人的姓名,本來只是一個人的符號,但當父親的往往不是那么隨便給安上一個“符號”,而是非常重視、慎重,之所以如此,是相信名字會影響孩子前途。所以在正式定名之前,先取個乳名,之后才取正名。

命名方法最普遍的是按輩分,就是按照族譜所規定的輩分排列順序,同輩的第一個字都一樣,第二個字便可自由選擇。我國孔姓是全國統一的排列,而其他是以地區性宗族自行排列,一般是以單獨修譜的宗族為一種獨立排行。如寧化縣石壁村有兩個張氏宗祠,盡管他們同一遠祖,但各自單獨修譜,因此,其字輩也是各自一套,并不相同。

第二種方法是以生辰八字推算,缺什么補什么,互補而不犯沖。一般請算命先生或有學問的人排八字,用生辰八字與陰陽五行(金木水火土)對照推算。民間認為,每人最好具有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種部分,忌諱沖犯,不得以相克之字命名。如命中缺水,就不能取火字為名,因水克火,而應補缺,可取水字,或有“水”偏旁的字。命名的第一種方法,選第二個字時,就要根據第二種辦法選字。

第三種方法,是以父母對孩子前途的向往,望子成龍,常常在名字中表現出來。如取貴、龍、斌等字,希望孩子富貴兼有,文武雙全。

第四種是父母表現自身的祈望。如生女孩很多,想得一男孩,即稱女兒為“滿女”,意即生女到此為止,或稱“招弟”等。

第五種方法是人丁不旺,或數代單丁,或前面所生夭折,往往以為父子相克,母子相克,便給取以賤名。如阿狗、阿貓、丑妹等。兒子不直稱父母,而叫父親為“鄰舍”、“老伯”、“哥哥”,叫母親為“大嫂”、“嫂嫂”、“姐”,用此以避父子關系、母子關系。

客家人喜歡以上述方法選字,然后加上“阿”、“妹”等字。如女孩稱蓮妹、喜妹、寶妹…..男孩喜歡加“阿”字,如阿財、阿貴、阿勇……同時喜歡用排行命名,特別在古代,如大郎、二郎、三郎……如客家李氏開基始祖李火德的三個兒子,按長次取名為三一郎、三二郎、三三郎。三一郎有五子,取名為百一郎、百二郎、百三郎、千三郎、千四郎。翻開客家人的族譜,以數字順序取名的隨處可見。縱觀各種方法命名,都離不開以圖吉利為出發點,是一種希望孩子平安、發達的心態表現。

承祧

承祧又稱“過繼”、“過房”,即是立繼子。中國傳統觀念最怕“斷了香火”,“不孝有三無后為大”。結婚后,實在沒有生育,或者只生女兒沒生男孩,便要設法立繼子,以續“香火”。立繼子的對象是同姓同輩,最好是近親,如兄弟的兒子,兄弟只有一個兒子,也可以過繼“半個”,即謂“一子頂兩房”,以后生了兩個男孩,一人一個。有時立繼子之后,又生了兒子,這樣若雙方同意也可以廢約。立繼子手續是:雙方商議,同意之后,請中人議定條件,擇吉日請繼子親生父母、母舅以及雙方叔伯等人到家,證人具寫“過繼子”,一式二份,親房叔伯、中人、執筆人簽名畫號,作證,主人奉送畫號禮金,繼父子關系就算確立。修族譜時,以此據為憑上譜。簽字后,酒宴相待。

穿戴衣著

獅頭帽(或稱虎頭帽)和僧衣,是驅兇辟邪之物。獅頭帽一般都是婦女自己做成,形如獅頭,帽頂前面兩邊有兩只帽耳,鑲以兔毛,帽頂前方繡一“王”字或螺旋圖案,帽尾綴有各種絲繡花草,額前飾以銀質星或八仙,后腦懸掛壽桃墜子,帽沿鑲以花邊,戴在頭上,可將耳頰及后頸護住。孩子帶上確有幾分虎氣,形似獅頭,是因為獅為百獸之王,可以驅兇鎮邪。僧衣(音似),是手工用苧麻線織成漁網狀,下面邊沿系上許多銅錢,無袖,穿時只需披在身上,走動起來叮當作響,因為網和銅錢都是辟邪之物,所以一般在外出時披上。還有的是佩戴“長命鎖”,一般為銀質或銅質,掛在胸前,是為保延壽命。

拜契

“拜契”,客家地區凡人丁不旺之家,或少男丁,或孩子“嬌弱”疾病多不好撫養,或上手(指前一個孩子或上一個孩子)曾夭折等等原因,認為家運不興,或父母命中注定難帶孩子,于是要找“契爹契娘”,借他人之命運以保自己的孩子。“契爹”猶似“干爹”,只是名譽上寄他之名下,并無什么繼承權和侍奉撫養的義務。“契爹契娘”并不一定都是人,有拜多子多孫有福之人者,有拜菩薩者,只需征得對方同意,舉行簡單儀式,拜其為“契爹契娘”即可。意味著取得好運者“運氣”的保護、神靈的庇佑,能健康成長。凡拜人為“契爹契娘”的,自相拜之日起,便保持禮儀的往來。

祈神信巫

客家人普遍用“招魂”以祛病。大人小孩病了,抓點青草藥煎服。用竹竿扎上些紙錢和布條在路口、村口、門口燒香、燒紙錢,念咒,招呼“xx回來了”,將病者衣服拿在點著的香、紙上搖幾圈,抱著回家,放在病者的身上,一路上要不停地念道:“xx要是被嚇了、被xx,今以化錢,消災化兇,三魂六魄都回來了,回來了,邪祛病除,拉拉健,一百歲!”

如果知道在什么地方曾經與人打架、落水、驚嚇,就在什么地方“招魂”;要是被人嚇了,要在那人身上扯點衣、物給孩子,把魂要回來;要是被動物嚇了,要在動物身上拔幾根毛放在孩子身上。同時大人在被嚇的孩子額上吻一口,說聲:“陪嘴,冇嚇!”吐一口唾沫。

孩子疾病多,有的父母就請人算命、卜卦、“跳神”、問菩薩,若說其父子相克、母子相克,于是當父母的就把孩子送進寺廟,作寄名和尚或道士,拜在主持名下作徒弟,由師父為之起個法名。有的父母讓孩子從小吃齋,以求平安。

江西興國縣客家人怕孩子夭折,請覡公“藏禁”保護,人病了請覡公送“白虎”,驅除邪魔。廣東大埔縣客家人,每當遇到小孩夜間不能安眠,孩子父母就用“喊太陽”來治療。方法是于太陽初升或下山時,備好香紙,向太陽焚燒禱祝,說家有小孩,夜不安眠,懇求太陽包郵,一夜睡到大天亮等話。禱念后,將紙灰帶回家,抹于孩子額頭上,多余的放置床頭。客家人孩子晚上驚哭不安眠,普遍的方法都是用紅紙寫一首歌謠,貼在路口村邊。歌詞大體都是:

天皇皇,地皇皇,我家有個叫夜郎,過往君子念三遍,一覺睡到大天光。

或:天黃,地緣,小兒夜哭;君子念過,睡到日出。

有的母親唱的兒歌,屬“訣術歌”,是媽媽用它來為兒女攘災祈福之辭。如:

拍拍胸,三年不傷風。

拍拍背,十年不生瘰。

搖搖頭,保養腦子想理由。

摸摸頭,摸摸光,有屎有尿對娘講。

摸摸頭,摸摸胸,寬宏氣度像英雄。

摸摸后,摸摸前,讀史誦經學圣賢。

給小孩洗澡時,拍拍胸,拍拍背,邊拍邊說:“脫掉一件衫,食得一飯簞。”、“洗浴洗滂滂,傍水大,傍水長。”

孩子保育中,還常常用厭秧法,把已來的禍患轉移,免難消災。如孩子雙眼紅腫害火眼時,用紅紙剪成人形貼在門檻內邊,并用紅紙寫上“出賣火種火眼”,貼在街口,認為如此做孩子的眼病就會好。孩子患重傷風,用一小紅紙條寫上“出賣重傷風”,貼在廁所或街上等眾人出入的地方。孩子身上發“鳳丹”(即過敏性風濕疹子)則向廁所秉燭焚香,拜“茅廁姑姑”,認為如此做就能好。

贊(2) 打賞
未經允許不得轉載:微客家 » 客家人生育習俗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評論 搶沙發

  • 昵稱 (必填)
  • 郵箱 (必填)
  • 網址

融匯世界的客家,展示客家的世界!

世界客都中國梅州

傳承客家文化 弘揚客家精神

支付寶掃一掃打賞

微信掃一掃打賞

error: 禁止復制、拷貝、下載!
广西福利彩票快乐双彩走势图